一场戏剧29万观众: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成为艺术事件

4月6日,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圆满落幕,两天观看总人数共计29万,其中,4月5日上演第一幕在线观众18万,4月6日上演第二幕在线观众11万。这部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公益演出收获了29万观众同时在线观看,创下了中国话剧线上直播单场观演人数十万级的盛况,成为一起热点艺术事件。

历经近两个月不眠不休的创作与打磨,创作团队横跨北京、大同、武汉、广州四个城市,“中演院线·广州大剧院X腾讯艺术: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公益演出”以“疫情隔离”为始点,历经疫情期间“全线上”的沟通、创作、排练,于2020年4月5日-6日顺利上演,成为了中国先锋线上戏剧,开启了线上戏剧的新浪潮。该剧由新浪潮戏剧导演王翀执导。


时代的机遇与时代的声音 碰撞出戏剧历史的新起点

中国首部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的演出,是时代的需求。“经过多番的探讨,此次公益演出最终选择在武汉解封之前上演。”该剧制作人、广州大剧院副总经理梁丽珍分享道。疫情期间,人与人在生活中的隔离,给人带去了不安与隔阂。武汉即将“解封”,但国内其它地区对于武汉、湖北居民走出家门、返岗、外出,表露出了一些并不友好的声音,甚至产生了颇为粗暴的做法。

在武汉“解封”之际,《等待戈多》团队用戏剧发声,希望能为受疫情影响的人真正走出阴霾出一份力:“打破心理的隔离,让解封的春天如期而至”。与此同时,作为疫情期间的戏剧新作,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在制作上吸收中演院线多年文化产业运作经验,并体现出中国对外文化集团作为中国文化“国家队”的责任担当。

这部作品更是戏剧人对时代的回应。受疫情冲击,剧场暂时关闭,戏剧人纷纷感叹无戏可做,这给了一直在探索当代戏剧语汇的王翀创作契机——疫情无法阻止戏剧,“戏剧人的思维不应该还停留在剧场里”。带着这些思考,王翀将目光投到了可被任意压缩与延展的线上空间,并决定做一部真正现场的、即时的线上戏剧,以此来回应戏剧艺术的危机。而可靠的技术保障,成为线上戏剧“落地”的关键。线上视频技术使3个不同城市的演员实现了“真听真看”。演员通过屏幕感受彼此,观众透过屏幕体会故事。跨越形式桎梏,载体从物理舞台变为数字空间,这一创新打破了戏剧“在场”的思维局限。这次线上演出的成功,更意味着戏剧就此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,在数字化社会给予戏剧全新的生机。

当代戏剧的颠覆性实验 一切都是“2.0”的

无法进入剧场演出,那就不进剧场;只能待在家里,那就把家当舞台。化生活空间为演出空间,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在颠覆创作与观剧的基础上,也彻底改变了演员对于表演空间的理解——因为他们从未这么干过,也没有导演让他们这么干过。这是戏剧呈现形式的创新,也是戏剧演出模式的突破。演员家里的卧室、客厅、厨房、大门,甚至是楼道都成为了舞台;舞美道具是成箱的快递,由演员亲手搭建“剧场”、亲手布置道具、亲手拍摄表演……演员进化成了“全能的演员”。从前,演员在剧场通宵排演,吃在剧场睡在剧场,剧场成为了家;而在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里,创作、排练全在家中进行,家成为了剧场。当舞台不受地域限制,戏剧便无处不在。

“2.0”是王翀导演作品的个人印记。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,可以看作是2.0版,也是对贝克特《等待戈多》的创新、颠覆与再思考。在原版《等待戈多》里,主角是两个流浪汉;2.0版里,他们竟然成为了疫情期间的夫妻。被迫分居、漫长等待、网络暴力、垃圾信息,无一不反映当下社会的真实心态。被错认为戈多的波卓,摇身一变成为直播带货的网红,表达了一种后现代的荒诞;戈多的信使,变成了人工智能,带有强烈的未来感。原作中“戈多”不来,喻示人生是一场无尽无望的等待,表达了世界荒诞、人生痛苦的存在主义思想;而在《等待戈多》2.0版里,幸运儿或许代表希望,其命运变化也是第二幕中的一大看点。

中国人第一次真正看懂了《等待戈多》

曾经有人问塞缪尔·贝克特,“戈多”是什么?贝克特回答:“我如果知道,就不会写这个戏了。”而在线上戏剧排练的过程中,也有很多人向王翀导演提问——“戈多是什么?”戈多究竟是什么?这个问题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一样的答案。在一场著名的《等待戈多》演出中,旧金山圣昆廷监狱的1400名囚犯观众眼里,“戈多”就是社会。而在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的观众眼里,“戈多”或是城市解封,“戈多”或是疫情结束。正因为身在等待之中,中国人第一次看懂了《等待戈多》。

首幕演出结束,戏迷们纷纷留言:

犹如看到在时间荒原中的自己

《等待戈多》,等待春天。广州大剧院的创新能力总是令人惊叹!

大家都在用心地为推广戏剧努力,在这个特殊时期也能感受到戏剧的魅力真的太好了!

以这种方式恢复演出真好,真有幸能见证历史。

疫情期间做公益直播真的太赞了吧!给了我心灵慰藉~

太感动了,这是我一辈子的所爱

这是特殊时期戏剧人的勇敢尝试,感谢王翀,感谢广州大剧院!

有观众在社交媒体上分享:“‘等待’这个主题,与当下大家外出受限后的百无聊赖的状态很贴合,且这种状态经由演员们所处的环境、他们的选择在剧情的推进中而表现出来,很有现实意义。”

如果说原作是抽象的,那么《等待戈多》2.0版则变得当下而具体。在疫情全球扩散的情况下,等待成为常态,原作中荒诞的等待连接着现实中真实的等待,打通了虚构与现实的联系,等口罩、等床位、等隔离结束、等城市解封、等公司复工、等边境开放、等疫苗出现、等剧场开门……全世界都对“等待”有了真正的理解和认识。

国际化的艺术语汇,也迅速得到世界的回应。在本次公益演出期间,广州大剧院、腾讯艺术、导演王翀联合发起了“拒绝地域歧视,用戏剧发声”倡议行动,不但在广大网友间引起热烈反响,还获得了包含著名表演艺术家濮存昕、歌唱家田浩江、周晓琳、戏剧导演MatthewLutton(澳大利亚)、演员TimPilloti(瑞典)、BradLittle(美国)、王峥、孙磊、钟舜傲、表演指导张颂文、指挥家AntonioLlaca(加拿大)、编舞LiorTavori(以色列)、歌手刘彬濠、主持人林思韵,和线上戏剧《等待戈多》演员李嘉龙、马卓君、崔永平、李帛阳,以及导演王翀等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艺术家的热心响应。

中国人第一次真正看懂了《等待戈多》

开拓互联网成为艺术表达的新场域,把网络平台发展为全新的戏剧舞台,在保留戏剧真实性与现场性的同时,打破表演、观演的地域与场地限制。

腾讯艺术作为腾讯视频的艺术内容板块,积极构建互联网+艺术生态,以平台力赋能艺术产业,探索线下艺术内容线上化的多种模式。中国对外文化集团立足全球视野,肩负打造国家文化演艺精品的使命,旗下“中演院线”作为中国演出院线运营领域的开拓者,持续关注行业制作突破的多种形式,旨在发掘更多优质演艺内容产品的同时,探讨地域区域延展的可能性,推动以剧院为代表的演艺产业在新时代下的成长。

而作为华南艺术殿堂、全球杰出艺术家的演艺舞台,广州大剧院一直致力于以探索性视角进行艺术创作,发掘舞台艺术的无限可能。构筑戏剧线上空间,广州大剧院与腾讯艺术整合资源,发挥各自平台优势,在内容制作及项目运作模式突破区域限制,将剧场拓展至万千流量的网络平台之余,探索出全新的戏剧创作模式和表演艺术加工实践过程,为戏剧表达与剧场运营的未来,拓展了无限的可能;并共同关注青年戏剧人的力量,以当下年轻观众最为熟悉的互联网为媒,探入青年戏剧人才的创作内心,并将以推出此次线上戏剧为开端,持续关注探讨戏剧创作发声的多种形式,打造青年戏剧人才的展示与交流平台,以展现“青年力量”的无限可能。